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Maisy | 24th Sep 2013, 10:02 AM | 打工生涯 | (213 Reads)

  以前任職出版機構,機構旗下的一本刊物,有那麼幾個題材偏離大眾口味的長篇欄目,這些欄目的存在,皆因作者跟老闆有著千絲萬縷的交葛。聽過編輯部同事有個刻薄的說法:「這些專欄的讀者,大抵只有負責版面的編輯和簽大版的總編輯而已。」

Picture

  周而復始面對那些被視為沉悶的專欄,編輯們仍能苦中作樂,有人打趣說:「真難為那些編輯年鑑的人。」年鑑內容以資料為主,固然不像編輯市面上題材百花齊放的讀物來得有趣,在我想像中,編教科書也是一項枯燥的工作。一位年輕人提過,他編教科書兩年,每本書他負責校對三次。相同的內容看三遍,如果是自己喜愛的書籍,倒也無妨,人生經驗和見識會隨歲月成長,同一本書,每看一遍,會有不同感受。但編教科書內容年年如是,年輕人最終難抵工作刻板而離開。
  那麼,厚甸甸的字典應該是出版界工作者眼中的「極品」吧?早前看日本電影《字裡人間》,故事中「字典編輯部」以有限的人力編著辭典《大渡海》,以收錄二十四萬個辭彙為目標,過程艱苦,編輯馬締口袋裏常備一疊辭彙卡,四出徵集舊詞、潮語進行收錄,辭典完成之日,他已奉獻了十三年青春。字海徜徉,可以是愉快的體驗,但要成為終身職業,長年累月在文字堆中打滾,看來得有無比的能耐。
  其實每人心裏都有一疊辭彙卡,用來編撰自己的人生辭典,窮畢生精力,編著一本供個人在記憶中翻查的辭典,「右」、「戀」這兩個字,你又寫下甚麼註腳呢?

[1]

除非是第一版,「字典編輯部」的工作應該不算太艱苦?

直覺的答案:右是左的相反,戀是愛慕。

人越大,會發現人生辭典內每組詞的解釋,隨歲月增長會越變越多,意思也因不同的人而有所變化,如「開誠佈公」。

平帆
[引用] | 作者 平帆 | 25th Sep 2013 11:19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 平帆

平帆:

字典編輯工作不算太艱苦,但我諗相當枯燥。

平帆 :
除非是第一版,「字典編輯部」的工作應該不算太艱苦?
直覺的答案:右是左的相反,戀是愛慕。
人越大,會發現人生辭典內每組詞的解釋,隨歲月增長會越變越多,意思也因不同的人而有所變化,如「開誠佈公」。


[引用] | 作者 Maisy | 9th Oct 2013 2:46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